首页 > 正文
广州治疗脱发医院有哪些

那些种植毛囊头发有没有用,种植眉毛价格贵不贵,荔枝湾人民医院植发,佛山市种植睫毛中心,台湾植发那家医院好,广州荔湾区植发医院,植发多少钱一个单位,揭阳市种植眉毛排名,广州毛发种植的价格,韶关市种植眉毛机构

  原标题:男子举报后对方发来举报信,湖北武穴纪委:已立案调查泄密者

  实名举报湖北黄冈武穴市一校长后,李明(化名)手机突然打来数十个电话,并接到数十条短信,校长孟某的朋友刘某(女)还把举报信发到李明手机上。

  湖北黄石人李明说,因孟某找他代办信用卡时发生矛盾,对方向银行举报了他,他才反过来举报孟某。

  11月29日,武穴市纪委驻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李明举报孟某的举报信确实被泄露,黄冈市纪委已对此立案调查。李明举报的孟某经营公司、以学校名义贷款、以及收受贿赂等情况并不存在。

  武穴市纪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已对此次泄密事件中的两人立案调查。

  孟某为武穴大法寺镇杨桥中学校长,该校隶属于大法寺中心学校管理。“我本不想举报他(指孟某),是他先举报我的。”11月28日,在湖北黄石市的家中,李明对澎湃新闻说,他开了一家中介公司,专门帮人代办信用卡。由于孟某和其好友刘某向银行举报他,致使他无法开展业务,损失惨重。

  双方交恶源于一次信用卡代办业务。李明说,今年6月,孟某找到他要办一张信用卡,因孟某的征信记录不良,所以就以刘某的名义办了一张5万元额度的某银行信用卡,双方约定代办费用为3000元。

  李明说,他前后多次前往武穴办理相关业务,最终信用卡批了下来,但刘某并没有开卡,孟某也不愿支付中介费,双方由此发生纠纷。虽然,最终孟某支付了中介费,但今年8月,孟某和刘某打电话给银行投诉了他,导致他无法再和银行合作,损失惨重。9月1日,李明在政府网站上对孟某进行了实名举报。

  举报的内容为孟某挪用公款;任校长期间在武汉经营公司;因欠债百余万,以学校的名义贷款;在学校的建筑工程中收受贿赂等。

  李明说,9月5日,他正在外地旅游,突然手机不断收到短信和电话,其中电话53个,短信36条。

  “刘某还把我的举报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实在太嚣张。”李明向澎湃新闻展示了他的手机记录,上面有多条归属地为黄冈的未接来电。其中,刘某给他发来了多条短信。

  刘某在短信中先是恳求李明撤销对孟某的举报,称教育局已经立案调查,如果不撤销,孟某的工作难保。

  李明对刘某称,自己只是打了个举报电话,对方随即将李明的网上举报件照片发给他,此时,李明判断自己的举报信遭到泄露。对方还要求李明向相关领导解释这是误会、恶作剧,并称如果孟某被抓,“我妈妈的钱怎么办?”遭到李明的拒绝。

  9月6日,刘某的态度发生变化,称李明是诬告,她还会打电话到银行投诉。

  11月30日下午,刘某向澎湃新闻证实,自己确实发过这些短信。她表示,事情起因就是因为自己通过孟某办信用卡,银行电话回访时自己没有接,因为第一联系人是孟某,银行又给孟某打了电话,孟某称自己没有开卡是因为李明收取高额的中介费。

  “纪委已经查过了,绝对是诬告。”至于自己为什么发恳求的短信,刘某称是因为“面子上肯定挂不住”,“正常人希望纪委查你么?就算没事也不希望惹上这个事”。当时她很生气,法律意识不强,加上李明套她的话,她就把举报信发给李明了,自己被全市通报,并被党内处分。

  刘某说,孟某早就把钱还给了自己母亲,孟某是她父亲的学生,就算没有还清也是私人问题,不违纪也不违法。

  李明还出示了孟某给他发的短信。孟某在短信中让李明有话好说,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并发来纪委相关负责人电话,希望李明能够帮忙解释。

  李明告诉澎湃新闻,由于做信贷行业,他从圈内人处得知,孟某在外面借了不少钱,银行征信不良,且用盖有学校公章的证明贷款,并且孟在武汉开有一家公司。而收受贿赂这些情况是他从别处听说的。

  公开信息显示,孟某是武汉厚德福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孟某的持股比例为98%。

  而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银行流水显示,近几个月来,孟某的银行账号中,每个月还收到武汉厚德福商贸有限公司的款项,摘要栏显示款项为工资。

  11月29日,孟某告诉澎湃新闻,关于李明举报件泄密一事,纪委正在调查。李明举报他经营公司,这个公司只是个空壳公司,没有经营场地,什么都没有。而银行记录显示公司给他打钱,“那是以前的事”。

  记者询问为何最近几个月公司仍在打“工资”,孟某表示,该卡是一个对公账户,以前公司办有一个POS机,后来取消了。POS机有六项服务,其中有一项就是工资,只要POS机刷卡就会显示。

  关于李明投诉他信用记录、借钱等问题,孟某说纪委调查后表示都没有问题。

  9月14日,武穴市教育局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对李明针对孟某的投诉进行了回复。回复称:大法寺中心学校严格执行所属学校前勤财务,由中心学校统一管理的办法,公用经费的安排严格执行预算,孟某挪用公款的情况不存在。

  关于孟某在武汉经营副业的情况,回复称,经查,孟某表兄郑某在武汉有一家公司,2011年左右,郑某因家庭原因将公司过户在孟某名下。当年,黄冈市纪委和检察院就郑某父亲案件也调查过此事。不上课私下经营副业不属实。

  针对举报所称的利用职务之便用学校公章为自己贷款或担保,个人借有巨额债务一事,回复称举报人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孟某自己也表示这些不属实。

  而举报学校建设中向私人老板报销个人费用的问题,回复称孟某任校长以来,该校建设了5项工程,均由某公司承建,履行了相关程序,调查组随机叫了两个老板,两位老板均证实未给孟某送过礼物、礼金和报销发票。

孟某是一家企业的法人

  “我实名举报,为什么举报信会到被举报人的手中?”李明说,随后他又对自己的举报信被泄露一事进行了投诉。

  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10月24日,武穴市教育局对此回复称:李明的举报信被泄露是由于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夏某未按程序办理信访件;大法寺中心学校梅某工作失误,造成信访件流入被举报人手中;孟某不能正确对待信访,将信访件通过他人发给了举报人,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鉴于李明举报孟某的问题并无事实依据,且相关工作人员违纪问题轻微,建议对以上三人分别作出批评教育和责令书面检查处理。

  11月29日,武穴市纪委驻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举报信泄露一事属实,武穴市纪委信访室已经介入,对2人立案调查。

  该负责人介绍,李明的信访件一信多投,不仅举报到市纪委,还有阳光平台、市长信箱。经他调查,市长信箱将信访件转到了教育局办公室,办公室按照历来的处理办法,哪一级管哪个干部,办公室的夏某就直接转到了大法寺中心学校。当天中心学校正召集各下属学校校长开会,夏某也没有交待信访件是什么内容,只说信访件涉及杨桥中学。中心学校校长就通知孟某留下来核实情况,孟某就在分管副校长梅某办公室等待。随后夏某通过QQ将信访件传到了梅某处,被孟某偷拍并传给刘某,刘某又传给了李明。

  李明对这一解释并不满意,“这中间的巧合太多了”。

  “梅校长告诉我们这个时间段他去上了个厕所。”上述负责人说。

  “纪委是有纪律规定的,任何信访件不得外泄。”该负责人表示,这件事因办信用卡而起,刘某也是一名教师,因想办信用卡找到孟某,孟某通过朋友找到了李明,但信用卡办了后并没有用,双方因为收费起纠纷,后银行打电话回访,刘某就如实讲了,这是民间纠纷。

  针对李明的举报,该负责人进行了调查,“李明对孟某的举报,除了孟某名下有一家公司外,其他的情况均无事实依据”。他介绍,这个公司是孟某的表兄2009年注册的,2011年因表兄家中出事就将公司转到了孟某名下。他到武汉了解情况得知,这个公司近几年处于半停业状况,有一年没有营业额,另几年营业额只有几万元。学校同事也反映孟一直在学校,并未经常离开,孟也称公司并没有经营,所以孟基本是就是个挂名法人。

  “按照规定,校长肯定不能够经营公司。”该负责人表示,因为没有查过孟某的银行卡,并不清楚厚德福公司给孟某打工资的情况。而孟某借债、办信用卡一事,李明不能提供相关证据,无法查实。目前对孟某的调查,已经结束。至于李明算不算诬告,应该由地市级以上的纪委认定。

  当日下午,武穴市纪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确认,对于举报信泄密一事,纪委对两人进行立案调查,并在近日会有调查结果。市纪委主要调查举报信泄密一事,针对孟某的举报由教育局调查,其他的情况不便透露。

武穴市教育局在阳光信访大厅的回复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男子举报后对方发来举报信,湖北武穴纪委:已立案调查泄密者

  实名举报湖北黄冈武穴市一校长后,李明(化名)手机突然打来数十个电话,并接到数十条短信,校长孟某的朋友刘某(女)还把举报信发到李明手机上。

  湖北黄石人李明说,因孟某找他代办信用卡时发生矛盾,对方向银行举报了他,他才反过来举报孟某。

  11月29日,武穴市纪委驻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李明举报孟某的举报信确实被泄露,黄冈市纪委已对此立案调查。李明举报的孟某经营公司、以学校名义贷款、以及收受贿赂等情况并不存在。

  武穴市纪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已对此次泄密事件中的两人立案调查。

  孟某为武穴大法寺镇杨桥中学校长,该校隶属于大法寺中心学校管理。“我本不想举报他(指孟某),是他先举报我的。”11月28日,在湖北黄石市的家中,李明对澎湃新闻说,他开了一家中介公司,专门帮人代办信用卡。由于孟某和其好友刘某向银行举报他,致使他无法开展业务,损失惨重。

  双方交恶源于一次信用卡代办业务。李明说,今年6月,孟某找到他要办一张信用卡,因孟某的征信记录不良,所以就以刘某的名义办了一张5万元额度的某银行信用卡,双方约定代办费用为3000元。

  李明说,他前后多次前往武穴办理相关业务,最终信用卡批了下来,但刘某并没有开卡,孟某也不愿支付中介费,双方由此发生纠纷。虽然,最终孟某支付了中介费,但今年8月,孟某和刘某打电话给银行投诉了他,导致他无法再和银行合作,损失惨重。9月1日,李明在政府网站上对孟某进行了实名举报。

  举报的内容为孟某挪用公款;任校长期间在武汉经营公司;因欠债百余万,以学校的名义贷款;在学校的建筑工程中收受贿赂等。

  李明说,9月5日,他正在外地旅游,突然手机不断收到短信和电话,其中电话53个,短信36条。

  “刘某还把我的举报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实在太嚣张。”李明向澎湃新闻展示了他的手机记录,上面有多条归属地为黄冈的未接来电。其中,刘某给他发来了多条短信。

  刘某在短信中先是恳求李明撤销对孟某的举报,称教育局已经立案调查,如果不撤销,孟某的工作难保。

  李明对刘某称,自己只是打了个举报电话,对方随即将李明的网上举报件照片发给他,此时,李明判断自己的举报信遭到泄露。对方还要求李明向相关领导解释这是误会、恶作剧,并称如果孟某被抓,“我妈妈的钱怎么办?”遭到李明的拒绝。

  9月6日,刘某的态度发生变化,称李明是诬告,她还会打电话到银行投诉。

  11月30日下午,刘某向澎湃新闻证实,自己确实发过这些短信。她表示,事情起因就是因为自己通过孟某办信用卡,银行电话回访时自己没有接,因为第一联系人是孟某,银行又给孟某打了电话,孟某称自己没有开卡是因为李明收取高额的中介费。

  “纪委已经查过了,绝对是诬告。”至于自己为什么发恳求的短信,刘某称是因为“面子上肯定挂不住”,“正常人希望纪委查你么?就算没事也不希望惹上这个事”。当时她很生气,法律意识不强,加上李明套她的话,她就把举报信发给李明了,自己被全市通报,并被党内处分。

  刘某说,孟某早就把钱还给了自己母亲,孟某是她父亲的学生,就算没有还清也是私人问题,不违纪也不违法。

  李明还出示了孟某给他发的短信。孟某在短信中让李明有话好说,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并发来纪委相关负责人电话,希望李明能够帮忙解释。

  李明告诉澎湃新闻,由于做信贷行业,他从圈内人处得知,孟某在外面借了不少钱,银行征信不良,且用盖有学校公章的证明贷款,并且孟在武汉开有一家公司。而收受贿赂这些情况是他从别处听说的。

  公开信息显示,孟某是武汉厚德福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孟某的持股比例为98%。

  而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银行流水显示,近几个月来,孟某的银行账号中,每个月还收到武汉厚德福商贸有限公司的款项,摘要栏显示款项为工资。

  11月29日,孟某告诉澎湃新闻,关于李明举报件泄密一事,纪委正在调查。李明举报他经营公司,这个公司只是个空壳公司,没有经营场地,什么都没有。而银行记录显示公司给他打钱,“那是以前的事”。

  记者询问为何最近几个月公司仍在打“工资”,孟某表示,该卡是一个对公账户,以前公司办有一个POS机,后来取消了。POS机有六项服务,其中有一项就是工资,只要POS机刷卡就会显示。

  关于李明投诉他信用记录、借钱等问题,孟某说纪委调查后表示都没有问题。

  9月14日,武穴市教育局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对李明针对孟某的投诉进行了回复。回复称:大法寺中心学校严格执行所属学校前勤财务,由中心学校统一管理的办法,公用经费的安排严格执行预算,孟某挪用公款的情况不存在。

  关于孟某在武汉经营副业的情况,回复称,经查,孟某表兄郑某在武汉有一家公司,2011年左右,郑某因家庭原因将公司过户在孟某名下。当年,黄冈市纪委和检察院就郑某父亲案件也调查过此事。不上课私下经营副业不属实。

  针对举报所称的利用职务之便用学校公章为自己贷款或担保,个人借有巨额债务一事,回复称举报人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孟某自己也表示这些不属实。

  而举报学校建设中向私人老板报销个人费用的问题,回复称孟某任校长以来,该校建设了5项工程,均由某公司承建,履行了相关程序,调查组随机叫了两个老板,两位老板均证实未给孟某送过礼物、礼金和报销发票。

孟某是一家企业的法人

  “我实名举报,为什么举报信会到被举报人的手中?”李明说,随后他又对自己的举报信被泄露一事进行了投诉。

  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10月24日,武穴市教育局对此回复称:李明的举报信被泄露是由于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夏某未按程序办理信访件;大法寺中心学校梅某工作失误,造成信访件流入被举报人手中;孟某不能正确对待信访,将信访件通过他人发给了举报人,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鉴于李明举报孟某的问题并无事实依据,且相关工作人员违纪问题轻微,建议对以上三人分别作出批评教育和责令书面检查处理。

  11月29日,武穴市纪委驻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举报信泄露一事属实,武穴市纪委信访室已经介入,对2人立案调查。

  该负责人介绍,李明的信访件一信多投,不仅举报到市纪委,还有阳光平台、市长信箱。经他调查,市长信箱将信访件转到了教育局办公室,办公室按照历来的处理办法,哪一级管哪个干部,办公室的夏某就直接转到了大法寺中心学校。当天中心学校正召集各下属学校校长开会,夏某也没有交待信访件是什么内容,只说信访件涉及杨桥中学。中心学校校长就通知孟某留下来核实情况,孟某就在分管副校长梅某办公室等待。随后夏某通过QQ将信访件传到了梅某处,被孟某偷拍并传给刘某,刘某又传给了李明。

  李明对这一解释并不满意,“这中间的巧合太多了”。

  “梅校长告诉我们这个时间段他去上了个厕所。”上述负责人说。

  “纪委是有纪律规定的,任何信访件不得外泄。”该负责人表示,这件事因办信用卡而起,刘某也是一名教师,因想办信用卡找到孟某,孟某通过朋友找到了李明,但信用卡办了后并没有用,双方因为收费起纠纷,后银行打电话回访,刘某就如实讲了,这是民间纠纷。

  针对李明的举报,该负责人进行了调查,“李明对孟某的举报,除了孟某名下有一家公司外,其他的情况均无事实依据”。他介绍,这个公司是孟某的表兄2009年注册的,2011年因表兄家中出事就将公司转到了孟某名下。他到武汉了解情况得知,这个公司近几年处于半停业状况,有一年没有营业额,另几年营业额只有几万元。学校同事也反映孟一直在学校,并未经常离开,孟也称公司并没有经营,所以孟基本是就是个挂名法人。

  “按照规定,校长肯定不能够经营公司。”该负责人表示,因为没有查过孟某的银行卡,并不清楚厚德福公司给孟某打工资的情况。而孟某借债、办信用卡一事,李明不能提供相关证据,无法查实。目前对孟某的调查,已经结束。至于李明算不算诬告,应该由地市级以上的纪委认定。

  当日下午,武穴市纪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确认,对于举报信泄密一事,纪委对两人进行立案调查,并在近日会有调查结果。市纪委主要调查举报信泄密一事,针对孟某的举报由教育局调查,其他的情况不便透露。

武穴市教育局在阳光信访大厅的回复

责任编辑:张玉

  原标题:男子举报后对方发来举报信,湖北武穴纪委:已立案调查泄密者

  实名举报湖北黄冈武穴市一校长后,李明(化名)手机突然打来数十个电话,并接到数十条短信,校长孟某的朋友刘某(女)还把举报信发到李明手机上。

  湖北黄石人李明说,因孟某找他代办信用卡时发生矛盾,对方向银行举报了他,他才反过来举报孟某。

  11月29日,武穴市纪委驻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李明举报孟某的举报信确实被泄露,黄冈市纪委已对此立案调查。李明举报的孟某经营公司、以学校名义贷款、以及收受贿赂等情况并不存在。

  武穴市纪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证实,已对此次泄密事件中的两人立案调查。

  孟某为武穴大法寺镇杨桥中学校长,该校隶属于大法寺中心学校管理。“我本不想举报他(指孟某),是他先举报我的。”11月28日,在湖北黄石市的家中,李明对澎湃新闻说,他开了一家中介公司,专门帮人代办信用卡。由于孟某和其好友刘某向银行举报他,致使他无法开展业务,损失惨重。

  双方交恶源于一次信用卡代办业务。李明说,今年6月,孟某找到他要办一张信用卡,因孟某的征信记录不良,所以就以刘某的名义办了一张5万元额度的某银行信用卡,双方约定代办费用为3000元。

  李明说,他前后多次前往武穴办理相关业务,最终信用卡批了下来,但刘某并没有开卡,孟某也不愿支付中介费,双方由此发生纠纷。虽然,最终孟某支付了中介费,但今年8月,孟某和刘某打电话给银行投诉了他,导致他无法再和银行合作,损失惨重。9月1日,李明在政府网站上对孟某进行了实名举报。

  举报的内容为孟某挪用公款;任校长期间在武汉经营公司;因欠债百余万,以学校的名义贷款;在学校的建筑工程中收受贿赂等。

  李明说,9月5日,他正在外地旅游,突然手机不断收到短信和电话,其中电话53个,短信36条。

  “刘某还把我的举报信发到了我的手机上,实在太嚣张。”李明向澎湃新闻展示了他的手机记录,上面有多条归属地为黄冈的未接来电。其中,刘某给他发来了多条短信。

  刘某在短信中先是恳求李明撤销对孟某的举报,称教育局已经立案调查,如果不撤销,孟某的工作难保。

  李明对刘某称,自己只是打了个举报电话,对方随即将李明的网上举报件照片发给他,此时,李明判断自己的举报信遭到泄露。对方还要求李明向相关领导解释这是误会、恶作剧,并称如果孟某被抓,“我妈妈的钱怎么办?”遭到李明的拒绝。

  9月6日,刘某的态度发生变化,称李明是诬告,她还会打电话到银行投诉。

  11月30日下午,刘某向澎湃新闻证实,自己确实发过这些短信。她表示,事情起因就是因为自己通过孟某办信用卡,银行电话回访时自己没有接,因为第一联系人是孟某,银行又给孟某打了电话,孟某称自己没有开卡是因为李明收取高额的中介费。

  “纪委已经查过了,绝对是诬告。”至于自己为什么发恳求的短信,刘某称是因为“面子上肯定挂不住”,“正常人希望纪委查你么?就算没事也不希望惹上这个事”。当时她很生气,法律意识不强,加上李明套她的话,她就把举报信发给李明了,自己被全市通报,并被党内处分。

  刘某说,孟某早就把钱还给了自己母亲,孟某是她父亲的学生,就算没有还清也是私人问题,不违纪也不违法。

  李明还出示了孟某给他发的短信。孟某在短信中让李明有话好说,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并发来纪委相关负责人电话,希望李明能够帮忙解释。

  李明告诉澎湃新闻,由于做信贷行业,他从圈内人处得知,孟某在外面借了不少钱,银行征信不良,且用盖有学校公章的证明贷款,并且孟在武汉开有一家公司。而收受贿赂这些情况是他从别处听说的。

  公开信息显示,孟某是武汉厚德福商贸有限公司的法人,该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孟某的持股比例为98%。

  而澎湃新闻获取的一份银行流水显示,近几个月来,孟某的银行账号中,每个月还收到武汉厚德福商贸有限公司的款项,摘要栏显示款项为工资。

  11月29日,孟某告诉澎湃新闻,关于李明举报件泄密一事,纪委正在调查。李明举报他经营公司,这个公司只是个空壳公司,没有经营场地,什么都没有。而银行记录显示公司给他打钱,“那是以前的事”。

  记者询问为何最近几个月公司仍在打“工资”,孟某表示,该卡是一个对公账户,以前公司办有一个POS机,后来取消了。POS机有六项服务,其中有一项就是工资,只要POS机刷卡就会显示。

  关于李明投诉他信用记录、借钱等问题,孟某说纪委调查后表示都没有问题。

  9月14日,武穴市教育局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对李明针对孟某的投诉进行了回复。回复称:大法寺中心学校严格执行所属学校前勤财务,由中心学校统一管理的办法,公用经费的安排严格执行预算,孟某挪用公款的情况不存在。

  关于孟某在武汉经营副业的情况,回复称,经查,孟某表兄郑某在武汉有一家公司,2011年左右,郑某因家庭原因将公司过户在孟某名下。当年,黄冈市纪委和检察院就郑某父亲案件也调查过此事。不上课私下经营副业不属实。

  针对举报所称的利用职务之便用学校公章为自己贷款或担保,个人借有巨额债务一事,回复称举报人未能提供相关证据。孟某自己也表示这些不属实。

  而举报学校建设中向私人老板报销个人费用的问题,回复称孟某任校长以来,该校建设了5项工程,均由某公司承建,履行了相关程序,调查组随机叫了两个老板,两位老板均证实未给孟某送过礼物、礼金和报销发票。

孟某是一家企业的法人

  “我实名举报,为什么举报信会到被举报人的手中?”李明说,随后他又对自己的举报信被泄露一事进行了投诉。

  在湖北省阳光信访大厅,10月24日,武穴市教育局对此回复称:李明的举报信被泄露是由于市教育局办公室副主任夏某未按程序办理信访件;大法寺中心学校梅某工作失误,造成信访件流入被举报人手中;孟某不能正确对待信访,将信访件通过他人发给了举报人,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鉴于李明举报孟某的问题并无事实依据,且相关工作人员违纪问题轻微,建议对以上三人分别作出批评教育和责令书面检查处理。

  11月29日,武穴市纪委驻教育局相关负责人告诉澎湃新闻,举报信泄露一事属实,武穴市纪委信访室已经介入,对2人立案调查。

  该负责人介绍,李明的信访件一信多投,不仅举报到市纪委,还有阳光平台、市长信箱。经他调查,市长信箱将信访件转到了教育局办公室,办公室按照历来的处理办法,哪一级管哪个干部,办公室的夏某就直接转到了大法寺中心学校。当天中心学校正召集各下属学校校长开会,夏某也没有交待信访件是什么内容,只说信访件涉及杨桥中学。中心学校校长就通知孟某留下来核实情况,孟某就在分管副校长梅某办公室等待。随后夏某通过QQ将信访件传到了梅某处,被孟某偷拍并传给刘某,刘某又传给了李明。

  李明对这一解释并不满意,“这中间的巧合太多了”。

  “梅校长告诉我们这个时间段他去上了个厕所。”上述负责人说。

  “纪委是有纪律规定的,任何信访件不得外泄。”该负责人表示,这件事因办信用卡而起,刘某也是一名教师,因想办信用卡找到孟某,孟某通过朋友找到了李明,但信用卡办了后并没有用,双方因为收费起纠纷,后银行打电话回访,刘某就如实讲了,这是民间纠纷。

  针对李明的举报,该负责人进行了调查,“李明对孟某的举报,除了孟某名下有一家公司外,其他的情况均无事实依据”。他介绍,这个公司是孟某的表兄2009年注册的,2011年因表兄家中出事就将公司转到了孟某名下。他到武汉了解情况得知,这个公司近几年处于半停业状况,有一年没有营业额,另几年营业额只有几万元。学校同事也反映孟一直在学校,并未经常离开,孟也称公司并没有经营,所以孟基本是就是个挂名法人。

  “按照规定,校长肯定不能够经营公司。”该负责人表示,因为没有查过孟某的银行卡,并不清楚厚德福公司给孟某打工资的情况。而孟某借债、办信用卡一事,李明不能提供相关证据,无法查实。目前对孟某的调查,已经结束。至于李明算不算诬告,应该由地市级以上的纪委认定。

  当日下午,武穴市纪委信访办公室负责人向澎湃新闻确认,对于举报信泄密一事,纪委对两人进行立案调查,并在近日会有调查结果。市纪委主要调查举报信泄密一事,针对孟某的举报由教育局调查,其他的情况不便透露。

武穴市教育局在阳光信访大厅的回复

责任编辑:张玉

茂名市头发种植哪里好
城市相册
栏目精选
每日看点
重庆正事儿
本网原创
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